物流--中國甲醇之殤

2014年11月09日

    可以這么認為,目前影響甲醇價格變化的主要問題之一,便是物流。

    自今年初山西特大甲醇車爆炸事故開始,各地便相繼出臺了一些列關于危化品限制運輸的條例,尤其是近期山東出臺危化品夜間運輸管制,陜西實行危化品運輸標載等一系列關系危化品運輸的政策條例,使得原本就困難重重的甲醇物流更為雪上加霜。

    原本中國甲醇運輸方面就相當的困難,作為危化品沒有專門的公路運輸通道,鐵路運輸因運力緊張而能力有限,主產區又深在內陸沒有航運可以利用,最為方便的公路運輸又牽扯到了運費高昂而無法大規模長途調運……

    最近一個時期,在國內甲醇趨勢里面提到頻率最高的一個詞,便是“區域性走勢”,所謂“區域性走勢”無非是指國內的某一區域與國內其他地區走勢迥異,自成一派。今年春天,國內市場便基本形成了幾個大的區域,完全執行區域性走勢,其中以4月中的東漲西跌,東跌西漲的出現最為耀眼。而近一個月來,西北價格大幅下滑,而華東地區卻穩定微漲的表現更是區域性走勢的真實寫照。

    出現這一趨勢的原因很多,但物流方面的不甚暢通無疑加劇了這一現象。

    依照目前西北企業出貨的主要下游地區和運輸通道為例,首先自寧夏、內蒙、陜西至河北及山東地區的原有南線高速通道在山西已經幾乎被截斷,目前僅剩西北之于湖北、河南的通道暢通,北線則成了西北企業東輸的主動脈。當前寧夏、內蒙企業東輸河北的貨物,大部經由北線運輸。

    再來看自上周以來西北企業的下滑,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,則是為了甲醇運輸成本上升而做出的讓步。

    以陜西關中地區企業為例,據中宇資訊統計,上周主流出貨在2120-2150,當時湖北地區接貨在2400-2450左右,運費在380-400元/噸,而本周關中出貨已經下滑至2070-2120,而湖北地區接貨在2420-2470一線,運費在420-450元/噸。廠家出貨跌10-30左右,下游接貨反而漲20-30左右,運費上漲在30-60一線。

    按照陜西相關規定,原有標載33噸的甲醇運輸車輛,目前只能最高裝載30噸運輸,而部分企業更是每車只裝載29噸便停止。而在之前,部分甲醇運輸車輛存在超載至35噸的情況。這使得兩湖、河南地區貨物供應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,每車實際裝載量減少在9%左右。

    當前湖南地區甲醇運輸車輛正在整改,適逢需求淡季,沒有造成市面貨物供應不足的情況,但主流商家出貨依然是上漲了30-40元/噸。在需求不旺及出貨不佳的情況下,湖南甲醇上漲,下游情緒抵觸嚴重,上游亦利潤下滑……

    下面再來關注一下目前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的“打四非、查四違”專項整治行動,我們所說的“打四非”是指打擊非法改裝偽裝危化品運輸車的行為;打擊危化品生產、銷售企業為不具備運輸許可的車輛非法灌裝危化品的行為;打擊不具備運輸許可的車輛非法運輸危化品的行為;打擊不具備從業資格的人員非法駕駛和押運危化品運輸車的行為。而“查四違”則是指查處客運車輛違反夜間停運規定、違反接駁運輸規定、嚴重交通違法、違反動態監控制度的行為。

    這對于原本就守規矩的地區來講,幾乎沒有什么影響,例如川渝、東北、華南,原本查處就很嚴格,當前的政策對他們沒有產生任何新的限制,所以這些地區近期的走勢相對平穩。

    而對于長期以來急于東輸的西北企業及有巨大需求的華東地區來講,影響巨大。

    再以內蒙、寧夏、陜西之于河北山東地區的運輸為例,目前北線(鄂爾多斯至文安)運費在230元/噸左右,南線(榆林至淄博)運費在320元/噸左右,寧夏至河北目前運費在390-420元/噸,寧夏至淄博目前運費已漲至460-490元/噸。較前期運費上漲在40-80元/噸。

    這就不奇怪為什么近期西北企業價格下滑,而東部市場卻在交投不甚理想之際價格上漲。運費!一部分被轉嫁給了急于出貨的企業,一部分被轉嫁給了極不情愿的下游。據中宇資訊了解,原本西北運輸車輛至華東裝載一般都在35噸左右,而目前卻只能裝載荷載標志噸位,甚至還要低于標載運輸,目前運往華東、河北地區每車實際減少約在10%左右。

    淡季不淡、旺季不旺已經自去年開始成為國內甲醇市場的主要特色,區域性走勢則變成今年市場的又一特點,國內甲醇市場在轉型期內變成了一個“戰國”局勢,任何相關的要素稍作變化便會成為區域性漲跌的導火索。當前國內市場持續低迷,部分地區下行探底,而運輸、運費的變化更是引起了新一輪的市場變化。

來源:南陽市中嘉化工有限公司
pt电子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