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玉皇化工看未來甲醇下游企業發展方向

2014年11月09日

由玉皇化工看未來甲醇下游企業發展方向

    近日山東玉皇化工一系列的投資動作引起了業內人士的注意,中宇資訊也就相關問題在國際國內做了一定的調研,目前來看,玉皇化工拉長甲醇產業鏈條,積極作為的方法值得我們認真思考。

    先是今年上半年,玉皇化工開啟了其二甲醚制烯烴的實施階段,對環保、設備等一些列相關問題做了公示,近日又從美國傳來消息,玉皇化工在北美頁巖氣發達地區投資建甲醇廠,并配套相關下游。

    從生產工藝來看,二甲醚裝置升級造烯烴完全可行

    據中宇資訊了解,目前國內主流的甲醇制烯烴方式為德國魯奇工藝,該工藝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:“在第一個反應器中甲醇轉化為二甲醚,第二個反應器中轉化為丙烯,反應一再生輪流切換操作。”這段話給了我們非常重要的啟示,那就是甲醇制烯烴,原來要做的第一步是先把甲醇轉化為二甲醚!而早在數年前,國內有關專家就指出,若由二甲醚轉化生產烯烴,其烯烴產生成功率和產量都會相應提升。

    如此看來,目前的二甲醚企業轉型升級為甲醇制烯烴企業,是具備一定的設備先優條件的,在目前國內二甲醚市場不景氣的條件下,玉皇化工的這一轉變不僅為國內二甲醚企業探尋了一條新的出路,也為自己拉長了產業鏈條。

    甲醇傳統下游日漸乏力,新興下游逐步強大

    今年上半年,甲醇傳統五大下游:甲醛、醋酸、二甲醚、MTBE、DMF對甲醇的需求量大幅下滑,較去年同期減少約100萬噸左右。其中甲醛受環保檢查及樓市下滑影響巨大,產量大幅下滑,對甲醇需求量減少超過20萬噸;二甲醚市場則受摻混檢查力度加大影響,幾乎跌至近年來最低谷,對甲醇的需求量減少超過50萬噸!MEBE市場更是受到國家政策影響嚴重,自3月份開始開工率一直下滑,幾近探底;醋酸、DMF價格震蕩,對甲醇需求亦有減少。從宏觀來看,上半年甲醇傳統五大下游集體表現乏力是必然,在國家轉變經濟發展思路,大力推行綠色環保經濟的今天,這些高污染、與政策相悖的產業黃金時期已過。

    (注:表中未包含甲醇制芳烴、汽油消耗)

    據中宇資訊統計,截止目前,國內已投產甲醇制烯烴(芳烴)項目8個,對甲醇的需求量達到了400萬噸,已經成長為甲醇第一下游。而今年下半年,國內還要建成、投產甲醇制烯烴(芳烴)項目7套,對甲醇的年需求量增長約780萬噸。屆時,國內甲醇將有超過三分之一用于甲醇制烯烴(芳烴)產業。

    新興下游的強勢,一是體現了甲醇下游需求的變化,再有就是體現了甲醇下游產業的發展方向,那便是積極拉長產業鏈條,深度挖掘甲醇下游附加值。

    沿海地區對甲醇需求增加,僅靠當地供應已不現實

    從玉皇化工的另一項大動作可以看到,他們看好了近年來一直在炒作的北美頁巖氣項目,在北美投資建廠,利用當地極低的頁巖氣資源生產甲醇,再運回國內,主要供應自己使用,也會放量部分供應沿海市場。

    依照目前新上馬的甲醇制烯烴、芳烴企業分布來看,有四家133萬噸的甲醇制烯烴(芳烴)企業分布于沿海省市,年對甲醇的需求量達到400萬噸,這幾家企業基本沒有配套的上游裝置,而沿海今年新增甲醇產能僅有50萬噸,加上富德新建自用項目,尚不足150萬噸。新增的250萬噸甲醇缺口如何補缺?當地供應已經無法滿足,只能依靠主產區陸路運輸及進口。

    而玉皇化工這一項目,恰恰選中這一節點,既滿足了自我需求,牢牢把握了原料優勢,又能在生產成本上打壓競爭對手。

    甲醇走出去戰略勢必實施,拉回來更要加強

    細數目前國內甲醇產業與國外的合作,已經很明顯的針對了沿海烯烴企業,國內投資方向也都選擇了原料相對便宜及過剩的地區,如伊朗、北美。未來五年,僅這兩地預計新增的甲醇產能就高達2200萬噸,且在投資之初就表明了面對中國市場。而未來三年沿海新增的烯烴產能對甲醇的需求量,已經超過了1200萬噸。

    玉皇化工的一系列政策實施,可以說是國內與國外合作的里程碑式項目,在甲醇走出去,運回來的實施當中,占得了先機!

來源:南陽市中嘉化工有限公司
pt电子吧